• 恒行娱乐(www.haizhuwang.com)是一片干净的心灵栖息地,它属于来到这里的每个人。站长QQ:10966999
当前您在:主页 > 创意营销 > 子栏目 >

恒行娱乐:谁是校园欺凌的隐形推手

日期:2020-10-12   关注热度:℃  所属栏目: 子栏目

田野调查
谁是校园欺凌的隐形推手
少年的你,到底经历了什么(二)

法国著名思想家伏尔泰曾说“雪崩时,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”。在校园欺凌面前,无论是“魏莱们”为首的霸凌者还是屡遭欺凌的“陈念们”,之所以卷入校园欺凌,都有其背后深刻的因素。

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吗?何种家庭教育下的孩子更容易卷入校园欺凌?校园环境又会对校园欺凌产生何种影响?浙江工业大学教育科学与技术学院“校园欺凌”研究团队(以下简称“团队”)用半年的时间对某省4100名中学生进行问卷调查,回收有效问卷3753份,并以此作为数据分析的基础,从个人、家庭和学校3个角度走近校园欺凌,试图寻找影响中学生卷入校园欺凌的因素。

欺凌者与被欺凌者的群体共性特征

 

在生活中,欺凌者与被欺凌者一样,个人特征类型都是各种各样的。有的高大强壮,有的矮小瘦弱;有的很受大众欢迎,有的不受同学喜欢;有的成绩好,有的成绩差……团队通过经验总结与访谈,发现欺凌者和被欺凌者在某些方面仍存在一些群体共有的特征。

其中,欺凌者通常表现为:冲动且不易克制;心胸狭隘,不愿接受别人的批评;自私,对事对人斤斤计较,从不考虑他人或集体的利益,当自己的利益得不到满足时,便心存不满;善妒,好胜心强,容不得别人超过自己。

而拥有某些特征或习惯的学生确实更容易成为校园欺凌中的受害者:性格内向孤僻,喜欢独处,不喜欢交朋友;在生活习惯方面存在一定的问题,如不爱干净、不讲卫生、过于讲究或有洁癖等;具有少数特征的人群,如肥胖、女性化的男生,同性恋群体;人际交往存在一定问题,说话做事不注意场合或方式;在某方面处于弱势的群体,如身材矮小、智力或身体缺陷;讨好型人格,不会拒绝别人提出的要求,忍让懦弱;爱出风头,喜欢吹嘘自己,虚荣心强;相貌不出众,在显眼地方有明显胎记或脸上痘痘痤疮较多。

隔代抚养的孩子更易卷入校园欺凌

除了个人特征,家庭因素也是影响孩子卷入校园欺凌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根据本次调查的人口学信息,团队将所得样本家庭类型分为隔代抚养家庭与非隔代抚养家庭。研究结果发现,相比于非隔代抚养家庭的孩子,隔代抚养家庭的孩子更多地参与校园欺凌。

究其原因,团队分析,两代人教育观念不同:在非隔代抚养家庭中,父母一辈更加看重家庭教育,他们强调对孩子性格的养成和规矩的树立;隔代抚养家庭结构关系更为复杂,父母教育缺位明显,且祖辈在抚养孩子的过程中大都很溺爱孩子,忽视家庭教育,极易造成孩子任性、自私、霸道的性格。

团队的研究发现,在同一家庭中,孩子能够从祖辈与父辈那里获得几乎相当的“情感温暖”,但在“行为指导”和“责罚与控制”等规则规范方面,相较祖辈,父辈会更加具体和严格。父辈相对重视家庭权威的树立、规则习惯的养成以及交往群体的约束,而祖辈则是以“快乐”为导向,更多强调孩子的自由发展。

团队认为,这也是为何留守儿童欺凌状况尤为严峻的原因之一。

消极教养导致孩子卷入校园欺凌

团队对父母教养方式与中学生校园欺凌得分进行相关分析发现,父母惩罚严厉会导致中学生更容易卷入校园欺凌。

团队发现,无论是欺凌者还是被欺凌者,其父母的教养方式都更为严厉,且经常给予的惩罚超过了孩子的应受程度。团队分析,在这种教养方式下,父母在社交技能与人际冲突应对策略方面,给孩子的指导较少,加之这类孩子较少在父母面前进行自我坦露,不愿意跟父母分享自己的生活,心理适应能力差,导致他们不能恰当地进入人际交往情境,可能在处理社会信息方面更加极端偏激,常常把他人的行为解释为敌对的,并在生活中通过侵略性表现出来,从而更容易卷入欺凌行为。

作为孩子教育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,家庭教育本可通过代际传递发挥重要作用,比如一些成功的理念、对好恶的判断包括如何反抗欺凌、如何保护自己等,但令人遗憾的是,团队在调查中发现,有很大一部分中学生家庭受生活压力以及父母自身文化素质所限,没有多余的时间、精力教育孩子,造成了亲子情感“断崖式”的断裂。

除此之外,团队发现,有的家长不知道如何有技巧地管教子女,在欺凌事件发生后,家长不恰当的介入甚至会导致欺凌事件的发酵。有的家长原本是想教育孩子反抗欺凌,却因为“往死里打”“做人就要狠”“忍一忍就过去了”等不当言辞误导了孩子,使孩子欺凌别人或者成为受欺凌对象。有的家长在得知孩子受欺凌后,甚至直接参与到孩子的欺凌事件中来。

被调研学校都没有专门的校园欺凌处置方案

学校作为校园欺凌发生的主要场所,学校内外环境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校园氛围及其育人效果,进而对学校的校园欺凌发生情况有着重要的影响作用。

学校关于校园欺凌相关规章制度的设置,对学生校园欺凌事件的发生率具有重要影响。在团队调研的十来所中学里,都没有专门针对校园欺凌问题的处置办法。一位老师告诉团队:“学校、老师对校园欺凌的界定不统一,尽管国家已经出台了相关文件,但在现实中,我们很难对校园欺凌事件进行甄别,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此类事件。”

所以,尽管多数教师对欺凌事件都有所了解,却不会直接参与其中。他们一般的做法是,大范围地对学生进行学校纪律教育和社会公德教育,但这样做的弊端显而易见——欺凌者更加有恃无恐。

在访谈中,一位欺凌者告诉团队:“老师也没有做什么,就是教育批评我们,让我们在说明书上写明原因……反正我经常被叫去办公室也经常写检讨,都习惯了,也没觉得有啥大不了的,他们又不会开除我,事情过去了又是一样。”

团队建议,对校园欺凌进行一个统一明确的界定,制定全面的前期预防、中期干预与后期处置方案,对于防治校园欺凌事件的发生是十分必要的。

在现实生活中,校园欺凌的表现形式更为复杂,同区域内校际间的校园欺凌事件也层出不穷。在访谈中,有同学透露:“我们学校管得太严了,这种事情我一般都不自己出面,都是联系我其他学校的朋友帮我解决,反正只要不在他们的地盘上(学校)就不容易被发现,再说他们学校的处分又不严格,我一般有事他们都会帮我。”

团队提醒学校管理者:不仅要注重自身学校规章制度的建设,还要加强区域内学校间的沟通交流,争取实现协同管理。

教师介入不及时会助长欺凌者的气焰